管理员登录 欢迎来到民革太仓市委! 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你的位置:太仓民革首页 >> 党员风采 >> 党员风采 >> 详细内容

我 的 统 战 缘

发布:2009-11-01 19:09 阅读:184
 

解放初期,我有幸参与了一次西藏回到祖国怀抱的统战工作,为此,我感到十分自豪。

    西藏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近期在拉萨、昌都、甘南、阿贝等地区屡屡传来骇人听闻的事件,达赖集团不断做出危害人民、破坏祖国统一的行为。他们实施打、砸、抢、烧,冲击商店、电网,焚烧政府所在地,危害无辜。在国外,他们冲击我驻外使馆,破坏神圣奥运火炬的传递。这一切都激起了国人及各地华人的愤慨,也遭到世界人民的谴责。

    下面我将讲述一件五十年代初小事来回击藏独分子的分裂活动。

    一九五二年秋,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对外抗美援朝,对内百废待兴时期,解放不久的上海政治形势也不稳定。在破旧立新的建设中各种反动势力也在不断兴风作浪。处于这样一个历史的大背景下,突然接到一份神秘的通知,作为上海普通百姓的代表,接待一批神秘来访者。后来我才知道,是西藏来的参观团。这个任务十分神圣而且重大,它涉及到祖国的统一,涉及到民族的团结。

西藏长期实施的是政教合一、世袭的农奴制度,百万藏族农奴过着牛马般的生活。鉴于这种状况,党中央对刚和平解放不久的西藏所进行的民主改革是十分谨慎的。

    为了让西藏上层人士对祖国大家庭有更深刻的了解,为了让他们亲身感受解放后祖国人民的生活及祖国各条战线上热火朝天的建设,身临其境地体会祖国人民对他们的欢迎和尊重,1952年西藏中共工委决定组织一个西藏上层人士参观团,到内地参观访问。这是解放后西藏派出的第一个参观团,由我伯父陆于泓(一位统一战线上的先驱,曾为和平解放西藏做出贡献的革命前辈)率领参观团从拉萨到全国各地参观访问。

    上海是他们必须到的一个参观点。于是我伯父向中央建议到上海后让参观团到上海的一家普通市民家中生活一天,以便让他们了解内地人民的日常工作、学习、生活等方面的情况,加深他们对祖国的情感,很荣幸我家接到了这份通知。

    当时的我还在上小学,隐隐约约听到父母亲在谈论这件事,感到事情十分重要。我也不便多问,只是表态需要我们做的事,我们一定做好。

    参观团来访的前一个月,家中整个气氛显然与往常不一样,经常出现不同类型的人来我家考察周围环境,了解四方邻居,不时派人来我家讲解一些西藏社会的政治、经济、民族、宗教等问题,也给我何介绍祖国统一、民族政策等方面的知识。总之,这一切工作都是在十分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参观团来到的前一天,更是与以往不同,来了许多人,有的打扫卫生,有的在我家客厅里布置典型汉族佛教的佛堂(佛堂中的供桌、供台、香烛均由玉佛寺请来的),布置十分庄严。厨房也重新装饰一新,一切餐具、厨房用具均由上海著名素菜馆——功德林提供,掌勺者也是由功德林餐馆派来的。我家像过节一样热闹,但对外又显得很寂静。我们兄弟姐妹也都不去上学,大家都在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尽管我们年龄还小,对这件事认识还不足,但是看见大人们忙忙碌碌,紧张而严肃的样子,我们也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由此,我们也积极配合大人们做我们份内的事。

    参观团来的当日,我家周围足有一里路的范围内戒备森严,便衣警察来回巡视,我家庭院也布满了便衣人员。当时气氛很严肃。十时许,参观团的车队缓缓地驶进来。我们全家、四周邻居,还有从玉佛寺请来的方丈也一一到庭院以佛教的礼仪欢迎他们。参观团向我父母敬献啥达,整个来访均由我伯父主持,他既是领队,又是东道主。

    在座谈中,我们谈了上海解放后人民当家作主的感受,谈到解放后上海各个方面的发展,以及我们享受宗教自由的体会。座谈会的气氛很热烈,彼此交谈也很融洽。谈毕由佛教方丈向他们展示我们汉人佛教的道仪及祭祀,显现出我们汉族佛教与藏传佛教的差异。

    仪式结束后,大家就坐着品尝典型汉族的素斋宴。宴席间我们互相交谈彼此饮食的风格及特点。他们频频赞赏汉族素斋丰富、味美。通过半天彼此接触,西藏的代表紧张戒备的心情得以缓解。最后,他们敞开心扉、畅所欲言,整个家庭访问就在这种友好、热烈、虔诚的氛围中圆满地结束。

尽管西藏爱国人士参观团到我家的访问是短暂的,但留下的印象及影响却是深远的。这就是我为祖国统一、为西藏和平解放后的安定所做的一点小事。


更多 >>

党员风采

 民革太仓市委 | 太仓人才网 | 太仓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 德企人才网
2001-2017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太仓市委员会 苏ICP备10093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