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员登录 欢迎来到民革太仓市委! 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你的位置:太仓民革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研究 >> 详细内容

教育之道——读雅克•马里坦《教育在十字路口》有感

发布:2013-06-21 11:57 阅读:111

 徐建芬

法国教育家雅克•马里坦的《教育在十字路口》,入选2010年影响教师的100本图书,这本完稿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育书籍,清晰地阐释了至今为止依然另教育者迷茫和困惑的教育之道,发人深思。 

马里坦认为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塑造人。“教育的目的就是引导人发展其进化的能动性,经由此一过程,他将自身塑造成具有人性的人——以知识、判断力和美德武装起来的人”。在马里坦看来教育的目的应在于借助知识、智慧和爱,使个体获得精神解放,并以此唤醒和释放学生本性中的精神渴望、提升学生的心灵层次。因为唯有当教育成为精神自由的主人、背离技术至上的奴隶之时,其才能真正地摆脱徘徊,走出十字路口。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基础教育经历了两次大的改革,新的课程标准也逐步与世界潮流接轨,然而理想的美好怎敌得过现实的残酷,教育的现实似乎离这样的目标渐行渐远。著名历史学家易中天这样描述今天的中国教育:目标是“望子成龙”,标准是“成王败寇”,方法是“死记硬背”,手段是“不断施压”。至于孩子们是否真实,是否善良,是否健康,是否快乐,他们的精神自由、心灵渴望,责任感、义务感,没人去关注。在这个充满“竞争”的年代,“争先”、“夺冠”是主流思想,“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是成功标志,挣很多钱、做很大官是人生目标,所以孩子的每一个荣誉,都仅仅是家长炫耀和收获成功的资本。在马里坦看来,“青年人学习和理解音乐,为的是理解音乐的意义,而不是要成为一个作曲家,青年必须学习和了解物理学,为的是理解物理学的意义,而不是成为一个物理学家。”当今社会,能实现“作曲家”、“物理学家”的追求和梦想已属高尚却也寥寥,许多人学习的动机不过是获得一个好名次,考得一个好成绩,为未来找好工作、挣大钱、娶漂亮媳妇。为此我们便能很好地解释声乐、体育等各类竞赛活动中,无论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中国的选手面对观众、评委或泪水涟涟,或痛说辛酸史,而国外的选手则表现得轻松幽默,因为我们的选手太在乎结果,而外国的选手更在乎享受比赛的过程。一个过于重视结果、注重功利的民族,它往往会忽视获得成功的过程和手段,“学历门”事件中的主角、《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作者唐骏便是很好的案例。人们从其成功的背后看到了坚守的那一个“信条”: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骗倒所有的人,就是成功。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事发后某大学竟然还高调邀请这样一个所谓的“成功者”为年轻的大学生们讲演,以此作为成功的典范去宣扬,可见该高校不一般的价值取向。与雅克•马里坦的教育任务相比较,我们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功利且物化,与之相去甚远。

雅克•马里坦认为教育的主要成就即培养人的意志(这里的意志应该理解为道德)。教育要培养人,就应该使人的智力与品行都得到发展,然而形成人的品行始终要比发展其智力更为重要,使受教育者成为一个善良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有学问的人。虽然我们的中小学和大学教育以获得知识为目的成功地塑造了人的理智,但却似乎遗漏了对道德与品行的培养,“这是何等的不幸”。在2011年举行的全国中小学校长论坛会上,“中国的教育是一种道德缺失的教育”这一论点被很多校长认可。在孩子学习做人的时候,家庭、学校和社会教了他许多的技能性的东西,而没有把他引上如何成长,如何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的道路上来。家庭是首要的、基本的教育领域,但它常常使儿童的心灵受到创伤,成为“不良榜样或成人偏见下的牺牲品”;学校是受教育的基地,是成长的摇篮,却常常使年轻人成为“过量作业或专业化的牺牲品”,甚至还经常熄灭了学生的“天赋之火”——对未知的渴望。环境塑造人,美国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是由家庭、学校、社区、宗教团体共同承担的责任,因此他们有着最成功的国民教育和诚实、守法、自信、合作、负责等基本素质道德教育。看看美国的高校是如何体现它对品行的认同和引导的。宁夏有一名高考落榜生被哈佛录取,并给予全额奖学金。这位姓杨的学生花了很多精力建立一个非政府公益组织,支援西部教育。哈佛对录取这样的一位中国落榜生作出如是解释:“我们需要将来能改变世界的人”。可见,哈佛需要智者,也需要拥有美德的人。在中国,部分大学也有类似的特别招生案例,但除了各路体育、影视明星之外,几乎不可能发生在一个普通的落榜生身上,不同的大学有着大相径庭的价值取向。无论是干部的选拔、优秀的界定还是大学的招生、成功的评价,一个社会推崇什么,那么它一定引导人们成为什么样的人。在关于教育的成就问题上本不应该犹豫和徘徊的,因为类似哈佛这样的名校已经作出了回答。

在马里坦看来,“对德行有很大帮助的是爱。”,“人性的最高完善在于爱,教育不断要传递爱,培养年轻一代准备参与社会生活,更要帮助儿童成为道德上完美的人,或者说是博爱的有秩序的人……”。只有在爱中成长的孩子,才懂得如何回报和给予别人爱。中国不乏爱孩子的家长,但在功利与世俗面前,爱已经不那么纯粹,甚至已经不懂如何去爱。家庭教育要么就是 “狼爸虎妈”式的“每天挨顿骂,孩子进北大”的严苛管教,要么过分溺爱疏于管束,使其成为“最困难的教育对象”,是“社会的危险物”。如果说在一个没有爱或不懂得爱的家庭中成长的人,他的人性发育是不完整的,生命成长是不幸的,那么一个没有爱的社会则是可怕的。公共场合的争吵、老人倒地后的冷漠、毒食品的猖獗、爱心捐款的肆意挥霍甚至到对无辜百姓的残忍杀戮,已经暴露的和正在暴露的种种社会问题,无不是因为自身缺乏爱或被爱的结果。在家庭不会爱、社会缺乏爱的当下,教育更应担当起传递爱的重任。自古以来,从孔子的“有教无类”到陶行知的“爱满天下”,两千多年来有一条贯穿其中的原则,就是以“仁爱”为本。以爱为本,就是要与学生进行朋友式的坦诚交流与沟通,让尊重和信任成为沟通师生情感的桥梁;注重个性,多给学生以真诚的欣赏,创造成功的机会使他实现自我价值。然而在一个有着多少年师道尊严传统、等级鲜明的社会环境下,做到这点是多么的艰难。

离马里坦发表《教育在十字路口》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其中的很多思想依然是教育者苦苦追寻的,它给每一位处在十字路口的教育者以启迪!但愿每个教育者都能走出彷徨,寻求真谛。

十字路口就像人生的不同际遇,总给人带去徘徊和选择。而在教育的十字路口前我们能做什么样的选择?又有怎样的选择才能在现实和内心中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让一切都成为无悔的抉择?其实十字路口,意味着多元、多样,意味着选择的自由。那该怎样选择呢?

更多 >>

中山思想

更多 >>

理论研究

更多 >>

学习体会

 民革太仓市委 | 太仓人才网 | 德企人才网
2001-2017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太仓市委员会 苏ICP备10093169号